台灣媒體如是說:如果冰島這⽀業餘球隊能踢進世界盃,為何台灣不能︖

譯者:張⼤靜 

刻意流傳的迷思 - 冰島是業餘球隊

世界盃剛剛落幕,有些⼈已經不想再聽到關於冰島的成功故事,有 些⼈仍然樂此不疲。台灣卻對整個冰島傳奇有截然不同的反應。

台灣的平⾯媒體⼀直試圖灌輸⼀種迷思,亦即冰島是以業餘球員和 半職業選⼿組成的隊伍踢進世界盃會內賽。我認為會有這項錯誤的 資訊,與中華⾜協 (中華民國⾜球協會) 和政府之間持續的權⼒⾾爭 密切相關。

不斷有媒體報導冰島是如何以⼀⽀業餘球員組成的球隊過關斬將,為何台灣做不到︖有個朋友竟然也問我冰島球隊的事,想知道他們 是否真的是業餘球員。

冰島這麼⼩,他們沒道理不是業餘球隊吧︖

常常有⼈提到的⼀個關鍵點在於冰島這麼⼩,他們究竟是如何⽀持職業選⼿和各⼤聯賽︖ 我猜想,倘若這與中華⾜協和政府之間持續上演的恩怨情仇無關,那麼便是懶惰媒體的⼀樁典型案例。

假使他們曾⽤ Google 搜尋冰島的⾜球運動,即可知道冰島⾜球超級 聯賽確實是半職業/業餘的性質。要是他們再⽤ Google 搜尋冰島的 世界盃參賽球隊,就會明⽩這⽀國家隊⼤部分球員事實上不在冰島 聯賽踢球,⽽是效⼒於歐洲各地多數的職業聯賽。

⾜球對許多台灣⼈來說是⼀種新興的發展中運動

⾜球對許多台灣⼈來說仍然是⼀種很新的運動,所以要散布這種謠 ⾔也比較容易︔你知道多數閱聽者不會⾃⼰查證資訊,他們僅僅是 因為世界盃才看球的⼀⽇球迷。

拿冰島打台灣⾜球,在我看來並不正當。冰島與台灣在體育的許多 層⾯完全無法相提並論,更遑論⾜球。儘管如此媒體還是做了比較, 因為他們需要這些隨⼜就來又容易留下印象的簡短評述︔現在因世 界盃⽽對⾜球產⽣短暫興趣的⼈則不由納悶:如果冰島的業餘球員 能,為何我們不能︖

台灣無法與冰島相提並論

提到⾜球,台灣是無法與冰島相提並論的。冰島長年在歐洲比賽, 即使他們在 FIFA 世界盃的排名不⾼,仍持續培養出⼤量的優秀球員 如 Eiður Guðjohnsen 和 Hermann Hreiðarsson。

歐洲國家有非常強⼤的體育⽂化,雖然斯堪地那維亞國家 (譯註:基 本上指丹⿆、挪威和瑞典,有時泛指北歐五國) 並非世界盃常客,並不表⽰ 他們的⾜球實⼒不佳。對多數斯堪地那維亞國家⽽⾔,⾜球不是主 流運動,所以過往對⾜球可能感興趣的青少年男女,或許因為當時 某種體育運動的國家隊比⾜球隊更有表現,因⽽選擇了那種運動投 身其中,冰島的情況尤其如此。在國家的⾜球表現不如其他運動賽 事的情況下,要吸引國民參與⾜球運動並不容易。

世界盃期間,台灣⼈不斷不斷談到冰島的⼈⼜數,簡單來說就是台 灣⼈⼜遠遠超過冰島,所以我們應該能做得更好。這種說法就是懶 惰化身現形,因為⼈⼜數可以是⼀把雙⾯刃。

舉例來說,與世上許多其他國家相比,冰島擁有更多符合資格的教 練,不過這是因為他們⼩國⼩民才能有這樣漂亮的數據。⼈⼜規模 ⼩也會產⽣難題,就是他們能選擇代表國家的選⼿⼈數也少。

台灣和冰島不⼀樣,沒有任何實質的體育⽂化,⼈民會親身參與或 觀看的主要運動是籃球和棒球。即使如此,以⼈⼜規模來看,打籃 球或棒球的⼈數其實相當少,就算你在台灣看到有⼈在打籃球,那 也都是三打三,幾乎沒看到有⼈打全場籃球。

在台灣,學校或家長並不怎麼⿎勵運動,說實在的,他們不注重體 育是對的,⽽這話聽起來並不順⽿。台灣的體育環境並沒有為孩⼦ 的未來提供⼀條康莊⼤道,起碼棒球和籃球帶給某些台灣運動員良 好的職業⽣涯,讓他們成功進軍美國。⾜球對台灣選⼿⽽⾔無法提 供⼀條類似的發展途徑。

台灣選⼿⽬前為⽌能另覓戰場的地點只有中國︔本⽂撰寫時,正在 中國踢球的所有台灣球員都效⼒於中國⾜球協會甲級聯賽或以下聯 賽。我上⼀次查看時,有六名台灣選⼿在中國,每個⼈皆表現不俗。 台灣男⾜國家隊隊長陳柏良是其中最出⾊的⼀位,他今年成為杭州 綠城隊隊長。

如果要讓台灣的⽗母⿎勵孩⼦追求夢想成為職業⾜球員,必須要改 善球員的發展途徑。否則,基於為孩⼦著想,這些⽗母現在所做的 決定才是正確的。

薪酬低廉,缺乏體制

台灣⾜球員的薪資低廉,這個問題無可避免。薪資低的情況下,就 不會有太多⼈想成為⾜球員。除了低薪問題,台灣球員的職業⽣涯 ⼀旦結束就沒了依靠。他們多數最終成為體育⽼師或教練。

就算薪⽔尚可,且球員在職業⽣涯告終後仍可過好的⽣活,台灣⾜ 球的現⾏體制卻不完備。雖然已有長⾜進步,但還是有相當⼤的改 善空間。

台灣企業甲級⾜球聯賽共有八⽀球隊,戰績墊底的兩⽀球隊必須與 想加入下⼀季聯賽的隊伍進⾏資格賽。落敗的球隊會徹底失去參加 聯賽的資格。現在這些球隊沒有中華⾜協的任何正式比賽可打,只 能等到明年賽季結束後再次參加資格賽,期望球隊能重新打入聯賽。

然⽽,失去資格的球隊如果重回聯賽,此循環又會再度啟動,因為 有另⼀⽀球隊這⼀季沒得踢。他們只能枯等這個球季結束,直到新 球季開始,再奮⼒把其他隊踢掉。這個賽制根本無法發展⾜球,也 無法讓球隊成長。若因戰績墊底⽽有被踢出聯賽的風險,球隊顯然 不會有⼼思協助年輕球員發展。

上⼀次舉⾏企甲聯賽資格賽時,有兩⽀新球隊想加入聯賽,有兩⽀ 球隊聯賽戰績為倒數⼀⼆。我想不通為何不乾脆讓兩⽀墊底球隊回 到聯賽,連同新球隊⼀起擴編為⼗⽀隊伍的聯賽。

有⼈說如此⼀來聯賽的品質會降低,這不無可能,但是讓這些球隊 都有球踢,絕對好過讓他們在賽季時乾坐枯等,等著重新爭取聯賽 資格。如果最終有越來越多球隊想加入聯賽,⼤可擴展為兩個聯賽, 然後採⽤升降級制度,這樣就不會有球隊因敬陪末座⽽被踢出聯賽 (沒必要把球隊踢出次級聯賽,只要繼續擴編就⾏了)。

沒有球迷,是因為沒什麼好⽀持

這個意⾒或許不中聽,但對多數台灣⼈⽽⾔的確沒有什麼可⽀持。 以航源 FC 對戰台電為例,對多數民眾來說,要⽀持這兩⽀球隊的 原因什麼呢︖那就是沒什麼好⽀持的。輔⼤的學⽣校友可能會替航 源 FC 加油助陣,還有親朋好友,⼤概就是這麼回事。

聯賽將苦於招攬球迷,直到有城市球隊能適當代表台灣各地區出賽。 還可以再把範圍縮⼩⼀點,例如輔仁⼤學位於新莊,他們可以變成 新莊⾜球俱樂部︔但⼀開始就分得這麼細不太妥當。要是聯賽真的 能擴編,下⼀階段就能採取前述的做法。⽽第⼀步是要讓來⾃各⼤ 縣市的球隊彼此競爭。

像是⾼雄對戰台北、台南對戰台中,以及桃園對戰宜蘭花蓮的⾜球 俱樂部。如果這樣還不能引起民眾對聯賽的興趣,我不知道還有什 麼⽅法可⾏。

即使在冰島,⾜球俱樂部由業餘球隊組成,這些球隊也並非以企業 和⼤學的名稱命名。冰島的球隊代表某些地理區域,⽽要吸引球迷 看球、產⽣興趣並⽀持聯賽的唯⼀⽅法,就是讓他們有⽀持的理由。 現階段台灣企業甲級⾜球聯賽並沒有做到這⼀點。

宣傳⾜球的⽅式必須改善

很多台灣⼈不知道⾃⼰的國家有⾜球隊︔在我詢問之下回答台灣沒 有⾜球隊的台灣⼈非常多,這也顯⽰國家隊的宣傳有多薄弱。

據我所知,多數的國家隊比賽消息只在中華⾜協的社群媒體網站上 發布。聯賽的訊息則是發布在球隊⾃⼰的社群媒體或中華⾜協的社 群媒體。除此之外,我沒有在其他地⽅看過聯賽的消息曝光。

很遺憾說到底都是錢的問題,我無從得知中華⾜協要花多少錢經營 聯賽,我想沒有多少⼈知道答案為何,但是他們需要找出更多別開 ⽣⾯的⽅式宣傳比賽才⾏。

勝利的果實能引發興趣

最近有關打入 FIFA 排名前⼀百的⽬標,中華⾜協與政府之間的你來 我往引起許多討論。不過勝利的果實確實能激發對比賽的興趣。

如果能取得⼤型區域錦標賽的參賽資格,對台灣⾜球⽽⾔會是⼀⼤ 勝利。不過中華男⾜在亞洲盃資格賽輸給⼟庫曼後,只能鎩⽻⽽歸。 要是台灣真能克服障礙,設法取得錦標賽的參賽資格,中華⾜協必 須要能把握當下的機會吸引更多注意。

假如台灣真的取得了重要的勝利,中華⾜協卻無法乘勢⼤⼒宣傳, 到時將會錯失良機,因為只要錦標賽結束,⼀切就會回復原樣。

台灣的⾜球學校由民間經營,冰島的青少年球隊有政府⽀持

台灣有各種不同的⾜球教練和⾜球學校。有些完全是亂七八糟,教 練對⾜球比賽⼀竅不通︔也有些學校擁有出⾊的教練,具備教練證 和國際⾜球協會的證書。

由於⾜球在此地是⼀種新的運動,很多台灣家長無法⾃⾏辨別相關 機構單位的優劣,覺得只要讓孩⼦參加⼀些課程或玩得開⼼就夠了。 如果孩⼦們參加了課程,⽽教練沒辦法有效掌控訓練或傳遞知識給 學員,那這些孩⼦就不可能成為優秀的⾜球員。

但在好的⾜球學校也會遇到問題,那就是孩⼦們只會在課堂上踢球。 下了課,許多孩⼦根本完全不碰球,即使如此家長仍期望他們成為 出⾊的球員,因為⾃⼰可是花了錢讓孩⼦上課。

這是⾏不通的。多數⼈都知道,要在⼀件事情上培養良好或專精的 能⼒,得下功夫才⾏。若要成為優異的⾜球選⼿,你要⼤量踢球、 經常踢球,不是⼀個禮拜上課時踢⼀次就好。台灣不像世界上的其 他地⽅,缺少孩⼦們⼀起運動的⽂化。

相較於冰島,當地多數青少年球隊是由參加冰島聯賽的半職業俱樂 部經營及籌組,他們會安排具有正式資格的教練,⽽這些教練則接 受政府的部分資助以訓練年輕球員。由此可⾒,台灣與冰島兩者之 間是無可比擬的。

很多⼈試圖改善台灣的⾜球環境,在台灣有機會取得世界盃參賽資 格之前,還有漫漫長路要⾛。延攬 Gary White 擔任台灣男⾜教練的 ⼈及其團隊已經起了個頭,讓台灣⾛在最正確的路上前進世⾜,⽽ 其實台灣早就踏上這條路了。

台灣⾜球此時此刻最不需要的,就是媒體將台灣與冰島兩相比較的 懶惰報導,因為實際上根本無法可比。

Comments